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孙甘露

 
 
 

日志

 
 

遥远、陌生和昂贵  

2008-08-21 15:2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遥远、陌生和昂贵

孙甘露

    杰里夫·马丁在他的地理学思想史著作《所有可能的世界》一书中曾经写到:“人类与其它许多动物一样,将地球表面的一些特定区域作为他们生活的空间;而且,和其它许多动物类似,他们也会为觉得别人生活空间上的草看起来可能更绿而苦恼。山丘成为生活空间的阻隔,好奇心促使他们去探索这一区域之外的地方……然而,这远远没有将所有可能的世界都描述出来。”

    着眼于人类发展的历史,我们对自身的理解正是在对我们置身其中的环境的观察中发展而来的,这种种观察历经希腊罗马的荷马希罗多德,中世纪的基督教旅行家马可·波罗,乃至当时虽然与西方相互隔绝,但是在研究方法和概念上却存有很多相似之处的——我们的祖先——中国人的研究,最终得以形成我们今日关于世界的认知。

    人类的先贤,将书斋里的沉思和对高山流水的探访,记录,昼夜比照,一直将目光投向地球表面曲率的尽头。这一点,在今人的生活中,几乎难以复现,我们的目力为各种人类的构筑物阻隔;另一方面,广义的地表,虽然早已为人类发射的绕地卫星所覆盖;然而,人类对自己有能力抵达的地方,并非全然知晓。

    微观而言,当一只狐狸对人类说:“请你驯服我吧!”多少会在你的心里激起对动物的童话般的友善之感,这种感情并不只存在于圣埃克絮佩里的著作《小王子》中,这位曾在高空俯瞰地球的飞行员所体会的,你也可以在意大利摄影师安特尔·迪奈尔的照片中读到。当你间或遥想非洲大陆上的珍禽异兽时,你是否也会像一个探险家那样思考令科学家头疼的问题:“斑马身上为什么要有条纹?”当你为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的藏羚羊牵肠挂肚时,在巴库巴的莱凯蒂公园,正有人为那些被用于动物交易的黑猩猩重回自然生态而殚精竭虑。麝雉,也许你是第一次听说这种鸟,它看上去就像是一次离奇试验完全走样以后的产物——它的造型仿佛由意见纷纭的多个设计师七拼八凑而成,它们到底是鸟类还是爬行动物?

     与此同时,在世界上还有许多与都会经验相异其趣的族群生活,并将逐渐消逝于鲜为人知的地方:最后一支北方游猎民族——亦渔亦猎的鄂伦春最后萨满将面临后继乏人的境地,云贵高原的腹地,一个隐蔽的大岩洞里迄今生活着一群穴居人,内蒙古最后的游牧人家已经踪迹难觅……

    这些在我们个人经验之外的事物,这些千百年来以其独特的方式繁衍生息的族群,并不因我们的无知而停止其自身演化的进程,他们远不只是旅游者傻瓜相机里一帧呆照所传达的那一点异域风光。深究其细处,更丰富更令人惊异的生命秘密会向你涌现,令你反观久已置身其中的日常世界,令你在更广泛的视野中发现世界之奥义。

    宛如经由旅行家张骞所描述的穿越中亚到布哈拉,然后到波斯和地中海沿岸的陆路交通,运往西方的桃子、丝绸和蚕,以及从地中海带回的苜蓿、小麦和葡萄。这些我们日日所需的平凡之物,曾经是多么的遥远、陌生和昂贵,如同你将要在这套人与自然丛书中所读到的内陆或者边陲的风俗、动物和自然的故事,从《狐狸佛雷德的故事》、《动物江湖也凶险》、《最后的游猎部落》、《乡野有傩》中发现千百年来一直和我们休戚与共的潜在关系,以你的注视向我们置身其中的世界垂询、问候和致意。

 

该文是为《人与自然》丛书写的序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