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孙甘露

 
 
 

日志

 
 

答周末画报王淑瑾问  

2009-02-19 20:5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答周末画报王淑瑾问

孙甘露

    就文学而言,对未来的想象总是伴随着对当下经验的反省和沉思的,一地或一个时代的文学,它的特征和潜质也由它所遭遇到的传统和对生活的展望所产生的激情所制约。你所体验的事物越焦虑,你对未知的渴望就越强烈。就此而言,未来十年也许就是中国城市文学,在经历了诸多不安和质疑之后,产生阶段性后果的十年。

   城市生活的复杂、变化多端、歧义丛生、莫衷一是、正是由感性而趋向定义的路途。这将是狂躁的年轻一代逐渐成熟的的十年,也是年长者得以将痛苦的历练转化为作品的十年。城市发展带给人们的人性磨难,文化多样性的杂糅,终会获得通道。从来就没有无垃圾、无杂质的时代环境,虽然这不是产生伟大作品的必然理由,但它就是产生“了不起的盖茨比”的理想土壤。我们不是预言家,但是伟大的文学作品永远都孕育着对未来的幻想,也许它看上去更像是对过往时代的悼念,而悲悼正是启发未来的真正含义。

 

原载《周末画报》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